zx9app茄子漫画社app

贞子各方面其实都不差,就是从小的经历,让她的自信心严重不足,遇到一些大事就特别容易打退堂鼓。

此时邪恶面出现,她瞬间就缩到了后方,可怜兮兮地躲在心灵的一个小角落里看着。

贝拉的鼓励让她恢复了一点斗志。

“可是……可是真的能行吗?我很笨的。”

“相信我,没错的!等我的口令,咱们一起发力,把那家伙赶出去。”

邪恶贞子气势如虹,爆发出自身的部潜力,逼得卑弥呼连连后退。

最后时刻,她更是汇聚自身的部力量,以牺牲血河内的部怨气为代价,江河倒卷一般,把卑弥呼的灵体重新赶回了她自己的身体。

可还不等她断开二者间的灵魂连接,在贝拉的鼓励下,真正的贞子苏醒过来,这本来就是她的身体,她接收身体毫无难度,她开始驱逐邪恶贞子。

“不!你不能这么做!我就是你!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,是为了你!你不能这么对待我!”邪恶贞子大声咆哮,可因为自身怨气近乎用光,她还是被贞子推出体外,进入了卑弥呼那干枯的身体之内。

“咦?这是什么东西?”贝拉眼神不错,她一眼就看到卑弥呼脖子上挂着的四魂之玉,这东西在她的视野中很神奇,似物质又非物质,似灵体又非灵体。

急切间,也看不清是什么东西。

眼看卑弥呼的灵体和邪恶贞子搅成一团,她快速溜过去,拽下四魂之玉。

可爱的长辫子少女

乱了,彻底乱了!

卑弥呼刚刚被挤回自己的身体,这让她气恼无比,活了这么多年,就没吃过这种亏,可还不等她重整旗鼓,发现和自己拉扯半天的邪恶贞子也过来了。

这让她完无法理解,你这么个弱鸡难道是想反夺舍我?谁给你的勇气?

两个灵体都想控制身体,僵持两秒,贝拉就抢走了四魂之玉。

失去了这件神器的压制,卑弥呼的灵魂瞬间变得千疮百孔起来。

原本颇有质感的灵魂上遍布裂痕,无色透明的灵质内染上了一层颇为暗淡的灰色,腐朽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从内往外扩散。

她的灵魂要到极限了。

“撤!”贝拉在外界一声大喊,并拉着贞子远离了卑弥呼,女博士也踉跄着退到一旁。

劳拉的动作同样不慢,她也飞身后退。

下一刻就见卑弥呼蹒跚着向着几人的位置走了两步,她的步伐极慢。

没办法,本来就是干尸状态,现在又被捅了一根火把,身体熊熊燃烧,生命力像泄洪一样快速流失。

当卑弥呼走到第五步的时候,她终于消灭了贞子的邪恶面,彻彻底底地消灭了,可她自身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。

像是一枚移动的人形火炬,她摇摇晃晃地往前走,最后一头栽倒,再也没有站起来。

“这是我干的?它怕火?是我把它弄死的?”劳拉也不是很确定地问道。

从现场的情况分析,好像就是自己的那一根火把起了关键作用,可她总觉得事情似乎并不简单,卑弥呼女王这么弱吗?

“对,没错,就是你干的,这家伙应该比较怕火,下次你……哎呦!快跑!快跑!”

贝拉顺水推舟,把功劳部按在劳拉头上,刚想废话两句,就发现卑弥呼的灵魂还在挣扎着自救,可她的控制力越来越弱,那蕴藏在灵魂中一千八百年的风暴之力有要爆发的趋势。

这可不是什么好事,这个能量一旦失控并爆发出来,不次于一枚超级炸弹。

卑弥呼想脱离身体的控制,可四魂之玉被抢走,她的控制力下降了一大截,如今她的灵魂包裹着风暴之力,而已经被烧成焦炭的身体又包裹着灵魂,三者紧密纠缠,急切间根本就分不开。

“快跑!别愣着!跑!”贝拉拽住重伤的女博士,当先就往墓穴外跑。

劳拉的心头也浮现出极为危险的讯号,她拉着贞子,四人像兔子一样,调头就跑。

跑出去不到五百米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。

卑弥呼炸了!从内到外,炸得稀烂。

压制到极点的风暴之力在主墓室内爆发出来,主墓室的天花板被爆炸的冲击波打碎,爆炸产生的余波向着四面八方快速蔓延。

卑弥呼的地下墓穴修建得还算结实,可再结实也有极限,随着主墓室的坍塌,连带着其余各处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,一个接一个的倒塌。

整个墓穴都到了濒临崩溃的程度,留给贝拉她们逃跑的时间非常短。

“快点!快点!”要是被压在墓穴下面,贝拉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出去,她两条腿跟风车一样,跑得最快。

她跑得确实快,但运气似乎是差一些。

她沿途遇到无数危机。

巨大的石柱倒在面前,她需要停顿一下。

看起来足有数吨重的巨石当头砸下来,她就必须躲避。

十多米宽的裂缝陡然出现在眼前,拉着女博士,她用力才能跳过去。

明明她速度最快,可跑出地下墓穴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竟然和劳拉并驾齐驱,两人不分先后,这让她的脸色有点古怪,好在现在大家都是灰头土脸的,谁也没发现。

卑弥呼炸了,圣三一的士兵都被消灭,而笼罩着邪马台岛外的风暴干扰也在快速消失。

女博士用自己的名义联络芹则教授,很快就找来了救援队。

“有时间来英国找我玩。”原本劳拉对于自己的家,对于克劳馥庄园是抵触的,她宁可去外边租房子,送外卖,也不想回到那栋冰冷的庄园,可如今找到亲爹,情况自然就不一样了。

她感谢贝拉的帮助,并热情地邀请贝拉一家来英国游玩。

“斯旺小姐,请一定要小心,最好不要暴露你的真实身份。”劳拉老爹在临走前嘱咐了贝拉两句。

他失踪的时候,贝拉还没穿呢,他也不知道贝拉现在的名气,但按照他的估计,这种有颜值有学识的女人不会是无名之辈。

他担心圣三一为了追查邪马台岛的真相,而对贝拉不利,他是一番好意。

Tagged in: